書籍選錄:《現在的事和將來必成的事》主的日子(1)

「主的日子」的意思
「弟兄們,論到時候、日期,不用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弟兄們,你們卻不在黑暗裡,叫那日子臨到你們像賊一樣。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幽暗的。」(帖前五1-5)

許多解經書都錯解了這段經文。首先,我們要清楚「主的日子」並非「基督的日子」。「基督的日子」就是主要回來提接教會的日子。而「主的日子」即經常在舊約出現的「耶和華的日子」(賽十三6, 9;結十三5、三十3;珥一15、二1, 11、三14;摩五18, 20;番一7;亞十四1)。

為何要說「耶和華的日子」呢?這是相對於人的日子而言。現在似乎是人控制著世界,彷彿神不存在。其實神在背後掌管著一切,祂只是容讓許多事情發生。「主的日子」就是指將來神明顯出手,直接干預世界的日子。

許多基督徒對「主的日子」在什麼時候開始都弄錯了。有些認為在教會被提時開始,直到千禧年國結束之後,新天新地之前,白色大寶座的時候,都稱為「主的日子」,新天新地的時候則稱為「神的日子」。(這說法已經比較好,但不是完全正確。)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後三10)

因為「主的日子」是指神對世界的干預和審判,然後帶進國度,包括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所以「主的日子」一開始就與審判有關。稱為「主的日子」,原因是沿用舊約「耶和華的日子」,以別於「基督的日子」,免得讀者混亂。所以審判的災難一臨到,就是「主的日子」開始,七年災難接下來的日子,也是「主的日子」;之後到了山羊、綿羊的審判也是「主的日子」,因為神直接干預,特別與審判有關。不同於現在,世人過著好像沒有神的生活,因為神仍未太過直接干預。然而,神不會無限期容忍惡人,他一定會對付和審判惡人。「主的日子」一直延至千禧年國,最後的背叛和對付,以及審判天使,直到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橫跨一段很長時間。

「主的日子」在什麼時候開始
至於「主的日子」在什麼時候開始,我看過的書籍,沒有一本說得對。有的說當教會被提時就開始;有的說在七年災難結束,主降臨時才開始。這兩種說法都錯,其實是在教會被提後不久才開始,這是主開我心靈眼睛,讓我明白的。

「弟兄們,論到時候、日期,不用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帖前五1-3)

「時候、日期」:對照上文第四章所說,這必定是指教會被提的時候日期。

「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保羅早就告訴他們,沒有人知道明確的時候日期,主隨時回來,所以我們要儆醒。

「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這時候就是以下兩節經文所說的情況:

「一七之內,他必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但九27)

「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啟六1-2)

七年災難一開始,敵基督冒出來跟許多人堅定盟約。今天,許多人很想和平,故國際間有很多和談,美國多任總統都要處理中東和平問題。而敵基督處理和談方面最是成功的,連中東問題也給他解決了,因為魔鬼幫助他。所以當時就出現了一個「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的局面。

「……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帖前五3)

這裡可以對照啟示錄第六章3至4節:「揭開第二印的時候……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 大刀賜給他。」這是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情況,直到揭開第四印的時候,地上四分之一人口已遭殺害,但這只是災難的起頭(參太廿四4-8)。

所以,就在我們被提後不久,災禍忽然臨到,開始了「主的日子」,直到彼得後書第三章10節所說的時候:「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 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期間,神直接干預世界。千禧年國裡,主與我們一同作王,祂要用鐵杖轄管萬國,對付一切犯罪的, 不是像現在讓惡人任意而行(參啟十二5、十九15)。

保羅講論「主的日子」
「因為神不是預定我們受刑,乃是預定我們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得救。」(帖前五9)

從這節經文,就知道教會必定是災前被提;退一步來說,即使不是災前被提,也必是很早就被提了,因為「神不是預定我們受刑」。在七年災難中,神用許多災難刑罰惡人,正如舊約許多先知書所說的。

「弟兄們,論到我們主耶穌基督降臨和我們到他那裡聚集,我勸你們:無論有靈、有言語、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不要輕易動心,也不要驚慌。」(帖後二1-2)

保羅不會任由人說主何時回來。從這裡,我看到我們對預言的態度不能馬虎,不能容讓人隨便解釋。

「無論有靈、有言語」:可能當時有人自稱有什麼靈啟示他。

「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這是因為保羅曾經對他們說了,他們將來會被提,但有人說主的日子已經到了,也就是說他們已經在災難中,他們卻未被提。這情況只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保羅說錯了,他說會被提,結果卻不是;

第二,被提的時候已經到了,但沒有他們分兒,故此他們驚慌。

那些弟兄姊妹之所以輕易相信其他人,因為當時教會正忍受大逼迫,保羅也身處逼迫之中,而那些迷惑人的就把那些逼迫解釋為大災難中的逼迫,乍聽之下,頗有道理,因此信以為真。這等說法使他們感到混亂,不確定保羅所說的是真是假,所以保羅寫信安慰他們「不要驚慌」。

如果災後被提論是對的,就算「主的日子」真的來了,他們也不用驚慌,因為主的日子如果真的來了,那麼被提之日也就近了,雖然會遭遇痛苦,甚至可能會死亡, 但怎也不會多於七年。故此,根本不用驚慌,反而應該高興,而且要非常期待。但我們根本不需在地上經歷「主的日子」,因為我們那時已經被提了,所以災後被提 論一定是錯的!

「人不拘用什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帖後二3)

我們不要被那些提倡災後被提等理論的人誘惑。我要鄭重地說,從前我覺得只要不是福音內容上有錯誤,也會任由別人解釋預言。雖然那些說法不是異端理論,但會令人錯誤解釋許多經文,也會影響我們預備主隨時會回來的觀念。因若災後被提是對的,那麼災難必須先發生,然後我們才會被提,那麼我們現在不用期望主會很快回來,主暫時必定不會回來,因許多事情還未應驗。當你禱告,說:「主啊!願祢快來。」主就會回答說:「經上所寫的那些災難仍未出現,我不能那麼快回來。」

故此,他們要把歷史發生過的事強解為聖經預言的應驗,解釋成我們已經身處災難的後期,接近尾聲了。有人更把前三年半延伸來解釋,如此牽強,難免錯漏百出。

最近,我讀到這段聖經,發現保羅相當重視預言,語氣用詞也很重。所以我不能太「通融」,讓人愛怎樣說就怎樣說,而且眾說紛紜,又不能確定,就會削弱享受主的程度,又會使弟兄姊妹不夠同心。保羅不是說:「只要清楚得救,至於將來的事情,各說各的都沒有關係。」否則,神在聖經上這麼詳細地告訴我們關於將來的事情有何用處呢?先知書、啟示錄,有相當長的篇幅論到這七年裡的事情。若不弄清楚,很容易會錯解許多經文,所以不可胡亂講論!

保羅很嚴重地說這樣行是一種「誘惑」。當然,那些人未必是故意誘惑我們,他們可能以為那是真理,所以想教導我們,但魔鬼在背後利用這些錯謬來誘惑我們。

「那日子」即「主的日子」。明顯地,「主的日子」來臨之前,必有兩件事情發生:離道反教的事、大罪人顯露出來。

所以,若說教會被提時就是「主的日子」開始,這說法必定是錯的,例如十九世紀「弟兄們」當中就有這樣的錯誤。一些現代作者也有這方面的錯誤,但他們的書已經比較好。

我為什麼說他們錯了呢?因為教會被提若和「主的日子」同時開始,那麼教會被提前,就必須發生離道反教的事和大罪人顯露出來這兩件事。然而,照聖經所言,這大罪人是在「一七之內」才「與許多人堅定盟約」(但九27),即教會被提後才會顯露出來。這分明是一個矛盾。

又有些人說,「主的日子」要到七年災難結束後才臨到,這也是錯的,因為以賽亞書第十三章、約珥書、西番雅書等均記載「耶和華的日子」是對付惡人的,包括災難的一些日子。

而且,既然說是通過災難對付和審判地上的惡人,就不會在達成和約的日子中對付他們了,故此我說「主的日子」不會在「一七之內」一開始就臨到。但在大戰爆發 時,神的審判就傾倒下來,正如帖撒羅尼迦前書第五章3節說:「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他們絕不能逃脫。」 所以在七年災難中,「災禍忽然臨到」之時,就是「主的日子」開始的時候,而非教會被提的時候,乃要再晚一點才開始,但不會太遲。大戰是在敵基督與多人堅定盟約不久之後爆發,因此聖經說:「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啟示錄第六章的第一印是白馬,說到敵基督外交政策上的得勝,但很快就到第二 印:紅馬,是殺戮的事,戰爭爆發,即「主的日子」開始。

在「主的日子」之前,有離道反教的事,因為教會被提到天上去了。當所有真基督徒被提後,留下來的都是未信主的人或是假信徒,世界的光景將會如何呢?現在的情況已經那麼糟糕,越來越多人離道反教,許多新派神學家攻擊聖經,滲入許多教會宗派和神學院中;他們大部分不相信主的復活、主為童貞女所生等真理,又懷疑主耶穌的神性和神蹟;聖公會更公開為同性戀婚姻祝福,這些情況現在越來越嚴重。何況教會被提後,剩下的無論是屬於天主教或東正教,全都是假信徒,可想而知,離道反教的事必盛極!

(待續)

本書更多資料,可參考書籍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