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深信主對我個人的愛(三之三)(羅湘文)

信息分享:深信主對我個人的愛(三之三)(羅湘文)

無所不知的神特別認識我

「耶和華啊,祢已經鑒察我,認識我。我坐下,我起來,祢都曉得;祢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臥,祢都細察,祢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祢沒有一句不知道的。祢在我前後環繞我,按手在我身上。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測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 (詩一三九1-6)

神無所不知,但大衛深信這位無所不知的神特別看顧他,很個人性。神很偉大,但祂特別看顧我。從前我誤解了這段聖經,以為祂鑒察我,我舌頭上的話(包括閒話) 祂沒有不知道的,祂知道我一切壞意念……其實神好像一位爸爸看著他剛出生的嬰孩,從頭到腳看了多遍,還要再看;他並非不知道他兒子的樣貌,但還要一看再看。神雖然無所不知,但祂特別注意我,好像這世界沒有其他人。

這篇詩也說到神與人的分別,人有限,只能一時注視一樣事物,但無限偉大的神能夠同時無限個人地愛我們每一個。我們不要失落在人海中,不要把神看作人,以為弟兄姊妹那麼多,神能看顧誰呢?其實神看著你──好像看不見別的。祂現在看著你,欣賞你。

無所不在的神特別與我同在

「我往那裡去躲祢的靈 ;我往那裡逃躲避祢的面。 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裡;我若在陰間下榻,祢也在那裡。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裡,祢的手必引導我;祢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我若說,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圍的亮光必成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祢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祢看都是一樣。」(詩一三九7-12)

神無所不在,但祂今天已住在我們心裡,特別與我們同在。同在的方式很多,例如袖手旁觀地同在。但神的同在是有行動的,祂必扶持、引導我,就算我飛到海極居住,在那裡,神同樣愛我,好像沒有其他事物一樣。

舊約時代的大衛,尚且有這麼大的信心;今天,主已住在我們心裡,我們真的應有更大的信心去享受這份愛。聚會中,沒有人比主更專心注意你,與你同在和作工在你心裡。

我最近親近主時,還沒有翻開聖經,心已很喜樂,因為我知道自己讀聖經時,主最專心與我親近。我會分心,但主絕不分心,祂很專注地與我親近,這也提醒我要更專注地與祂親近。

主真是最專注地與我一起,祂真的可以放下整個宇宙,放下祂的寶座,放下一切來親近我。祂是神,根本不用放下什麼;但若需要,祂也願意放下。從主成為人來到地上,從祂釘十字架,我真知道主願意為我放下一切。盼望你與我也願意放下一切來親近祂,放下我們的「宇宙」、我們的「寶座」。

無所不能的神特別創造我

「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我要稱謝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祢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祢的眼早已看見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寫在祢的冊上了。」(詩一三九13-16)

神是全能的,祂是造我的神,對我有一份極深的親情。我們的靈魂由神所賜,我們的肉身從父母而生。但大衛清楚知道,他的肉身也是神造的,他深深體會神對他的親情。媽媽雖然將我生下來,但我還沒有出生時,她看不見我。現在科技先進,透過超聲波掃描,可看到母親腹中的胎兒。有一位弟兄將他女兒的幾張超聲波照片按次序保存著。科技幫助我們更明白聖經的話──神早已看著我們。神所造的何其多,但因著愛,在我們成形的過程中,祂看著我們,像再沒有別的東西一樣。神對你我有個人的愛,祂很有閒情地看著我們。

神這刻向我的意念比海沙更多

「神啊,祢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我若數點,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時候,仍和祢同在。」(詩一三九17-18)

從前我以為神對我的意念何等寶貴,其數比海沙更多的原因,是祂從亙古以前已開始想到我。從亙古到永遠的思念當然比海沙更多!但這兩節聖經的時態是現在式(present tense);神這一刻對我的思念就比海沙更多,實在遠超人所能測度。人在同一時間只能思想一樣事物,不能一心二用,神卻可在一瞬間想許多許多事情,多得不可測透,因為祂是神。一台功能卓越的電腦,可同時執行多項工作,儲存很多資料;但神更厲害,祂的記憶、思念多不勝數。這剎那,祂單想到你這人的意念已比海沙更多,祂想著你的過去、現在和將來。祂就是這麼厲害,而且祂每個意念都很寶貴。神對我有個人的愛,好像宇宙中再沒有其他人一樣,所以我們不要失落在人海中,就算再多弟兄姊妹,都沒可能減少祂對你個人的愛。若越多人信主,就越減少祂對你個人的愛,或會使祂更分心,那我們就不要領人歸主了,因為越多人信主,我們就會越哀傷,因為神的愛又「分薄」了,但主是神,祂不會分心,人數再多,也不會有影響,因祂的愛比海洋更廣闊。

回應主對我個人的愛

「神啊,祢必要殺戮惡人;所以你們好流人血的,離開我去吧!因為他們說惡言頂撞祢;祢的仇敵也妄稱祢的名。耶和華啊,恨惡祢的,我豈不恨惡他們麼?攻擊祢的,我豈不憎嫌他們麼﹖我切切的恨惡他們,以他們為仇敵。」(詩一三九19-22)

這是大衛對這份愛的回應。惟有我們深深相信主對我個人的愛,享受這份愛,我們才會離開罪惡。今天許多人追求聖潔、不犯罪的生活,但不能靠那些「不可這樣」、「不可那樣」的道理。我們需要動力,主對我們個人的愛才是我們人生最大的動力。

惟有神的大愛才能滿足我們的心,否則我們定會被其他事物吸引,因為心不滿足。魚吃飽了就不容易上釣。有一次我到魚塘垂釣,每次下鈎都有魚上釣,而且條條都很大。為何我有那麼豐富的收穫呢?因為那些魚已有三天沒吃東西,我就趁機釣了很多。但管理員前來餵魚後,就再沒有魚上釣了!

一個人若深信主對他個人的愛,就不會輕易被魔鬼引誘。摩西曾求神使他們早早飽得神的慈愛,好叫他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詩九十14)。一個人飽足、喜樂,就能夠勝過一切試探、引誘。

向神完全敞開

「神啊,求祢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一三九23-24)

從前我想:「這篇詩第一節已說神鑒察我,這裡又說求祂鑒察我,並看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我真不明白,以為神常常看我的缺點、過犯。有些基督徒錯解這節聖經,不斷在內裡自我檢查。但其實這裡是說:當一個人深信神對他有個人的愛,他在神面前可以坦然釋放,也坦然無懼地向神敞開自己的心,不會有半點保留不向神陳明,或不敢告訴神的。當一個人的心能這樣向神打開,神多麼滿足、快樂!神可以給他多大祝福呢?他與神必定有很親密的相交。無論你多失敗、軟弱,盼望你深信主對你個人的愛,你的心可以向祂敞開,你會與祂更親近。

有些基督徒失敗後,不敢活在弟兄姊妹中間,不敢向他們敞開自己,反而自我封閉。這樣,他們與弟兄姊妹的關係自然不會好。直到他們信任弟兄姊妹的接納,他們才會將心敞開,才會活得舒服和正常。同樣,盼望你深信主對你個人的愛,向祂敞開你的心。

主深信父對祂個人的愛

「父啊,現在求祢使我同祢享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榮耀。」(約十七5)

這是主釘十架前的禱告。祂將自己的心傾倒出來,祂對於神對祂個人的愛充滿信心,祂說:「現在求祢使我同祢享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祢所有的榮耀。」未有世界以前,只有父、子、聖靈,父對主的愛,非常個別。主充滿信心,知道神對祂的愛於那刻跟未有世界以先是一樣的。

什麼是榮耀呢?當你經歷與主很近,或在聚會中經歷主特別的挨近、同在,你就知道什麼是榮耀了。主深信神對祂個人的愛,父與祂同在、挨近的榮耀是與未有世界以先的時候一樣。雖然現在多了無數人,多了世界各樣事物,但主知道父對祂個人的愛完全沒有改變。

「父啊,我在哪裡,願祢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裡,叫他們看見祢所賜給我的榮耀;因為創立世界以前,祢已經愛我了。」 (約十七24)

一個深信神對他個人的愛的人,絕對不會自我中心。雖然我強調「個人的愛」,但不會自我中心。正如主很渴慕我們與祂一起,以及看見父賜給祂的榮耀。

「我已將祢的名指示他們,還要指示他們,使祢所愛我的愛在他們裡面,我也在他們裡面。」(約十七26)

主渴慕父愛祂的那份愛在我們裡面,渴慕我們同樣享受這份個人的愛,與祂所享受的一樣。當一個人深信、經歷神對他個人的愛,他定會很愛別人;一個人不信主對他個人的愛,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愛,又如何愛別人呢?

我們只管放膽相信主對我個人的愛,親近主時就彷彿世界沒有其他人一樣。最近,我親近主時這樣禱告:「父啊,求祢現在使我享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祢與主所享的榮耀。」這樣親近主很喜樂。

主耶穌深信天父對祂個人的愛,主走上十字架,並且祂渴慕父對祂那份個人的愛也在你我裡面,這是主在約翰福音十七章的祈禱裡,其中一個最深的渴慕。主解明了一些經節,令我很感動:原來天父怎樣愛主,也怎樣愛我,這是最高的愛,能使我們經得起人生的考驗和風浪。盼望你因著主對你瘋狂的愛,向祂有瘋狂的信心。

閃電產生高熱,令空氣膨脹,就有雷聲。盼望因主那份像電光烈焰的愛,你和我也像打雷一般回應祂。祂的愛像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盼望我們對祂有最厲害的回應,以瘋狂的信心回應這份厲害、超奇的愛。

「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卻是愛他;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祂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並且得著你們信心的果效,就是靈魂的救恩。」(彼前一8-9)

我很想看見弟兄姊妹喜樂。我們可以有大喜樂,而且是滿有榮光的大喜樂,但得著這喜樂是需要信任祂,勇敢進入祂這份寶貴的愛中。

2000年4月30日葵芳主日聚會及2000年5月16日牛頭角祈禱會
筆錄:陳偉雄、張苑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