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選錄:《你可以更健康》──轉移時代之人的體質 (二之二)

書籍選錄:《你可以更健康》──轉移時代之人的體質 (二之二)

神歷代所使用轉移時代的人物

歷代神所大用的人,就是歷代扭轉時代的人,他們的身體狀況如何呢?

挪亞

「神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你要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分一間一間的造,裡外抹上松香。』」(創六13-14)

「挪亞作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創九20)

洪水毀滅世界帶來一個新開始。挪亞造一條偌大的方舟,需要相當體力。洪水以後,神立虹為記。挪亞從「造船工人」,搖身一變成為農夫。不要輕看耕種這行業,也不要以為「白領」才是高級。今天,世界弄至如斯田地,皆因為缺乏真正的農夫。出外買的食物,難比得上自己種的農作物有益。在中國,農民一般比城巿人身體更好,壽命更長。

亞伯拉罕

「亞伯蘭聽見他姪兒被擄去,就率領他家裡生養的精練壯丁三百一十八人,直追到但,便在夜間,自己同僕人分隊殺敗敵人,又追到大馬色左邊的何把,將被擄掠的一切財物奪回來,連他姪兒羅得和他的財物,以及婦女、人民也都奪回來。」(創十四14-16)

那時,亞伯拉罕已經八十多歲,但他沒有變了「阿伯」。他帶著三百一十八個壯丁追趕眾王,路途遙遠。若是我們,看到那些王,可能已經害怕逃跑。

我們參考地圖,便知道亞伯拉罕追趕的路程有多遠。他們追到但,又追到大馬色,共追了大約二百九十公里(這只是計算直線的距離)。馬拉松賽跑不過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而從尖沙咀到荃灣大概十五公里。他們這二百九十公里路程,不是散步(單是這樣已經十分費力),而是追趕。他們追趕的那些王實力也不弱,而且追上以後,還殺敗敵人。追趕需要氣力,克敵制勝也需要氣力,否則追上了,也只是送死。他們在夜間殺敵,再追趕至大馬色,奪回財物,最後還要回家。

亞伯拉罕所率領的,不單是壯丁,更是「精練壯丁」(trained servants),可見他們平日操練有素。亞伯拉罕能率領他們,他本身的體魄也應該相當強健。

以撒、雅各

「以撒年紀老邁,日子滿足,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那裡 」(創三五29)

「雅各囑咐眾子已畢,就把腳收在床上,氣絕而死,歸到列祖那裡去了。」(創四九33)

以撒和雅各是怎樣死的呢?他們不是病死的,而是「氣絕而死」,跟亞伯拉罕一樣(創二五8)

雅各的逝世很特別,他囑咐眾兒子以後,先把腳收在床上,然後才氣絕而死,「瀟灑」得很。雅各死前,更能夠為十二個兒子逐一祝福,也很清楚神的心意,可見他的頭腦仍然很清醒,沒有「老人痴呆症」。

摩西

摩西年輕時,能輕易地打死埃及人,可見他的身體十分健壯。而且他要做的事很多,也很有效率,神要他作什麼,他很快就完成了。他走了四十年曠野路,也寫下五經。大家不妨試試抄寫摩西五經一遍,便知道他真的很強健了。

摩西曾經在山上四十晝夜,「也不吃飯也不喝水」(出三四28)。當然神幫助他,但他的身體也應該相當好(說句笑話,我們可能十晝夜之後,已「遷」到天上事奉了)。

「摩西從摩押平原登尼波山,上了那與耶利哥相對的毗斯迦山頂。耶和華把基列全地直到但,拿弗他利全地,以法蓮、瑪拿西的地,猶大全地直到西海,南地和棕樹城耶利哥的平原,直到瑣珥,都指給他看。……摩西死的時候,年一百二十歲,眼目沒有昏花,精神沒有衰敗。」(申三四1-3, 7)

摩西一百二十歲時,仍能登上高山;他遠眺迦南全地之後,就死在山上,神將他葬在摩押地。這裡記載,他的「眼目沒有昏花,精神沒有衰敗」,他不用戴眼鏡,更可以上山,可見他並不是病死的。現在,大家還沒有死,有時卻連較高的山也不願上。說句笑話,現在的人是滾下山死的,連爬樓梯也體力不繼。有些人上了年紀仍能行山,已很不錯了。

約書亞、迦勒

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他是一位舉足輕重的領袖,帶領以色列人出兵,迎戰迦南各族。約書亞本身就是一個戰士,也是窺探迦南地的十二探子之一,身體應該相當強壯。

「那時,猶大人來到吉甲見約書亞,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迦勒對約書亞說:『……耶和華的僕人摩西從加低斯巴尼亞打發我窺探這地,那時我正四十歲……。自從耶和華對摩西說這話的時候,耶和華照祂所應許的使我存活這四十五年;其間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求你將耶和華那日應許我的這山地給我;那裡有亞衲族人,並寬大堅固的城,你也曾聽見了。或者耶和華照祂所應許的與我同在,我就把他們趕出去。』」(書十四6-7, 10-12)

現時,許多長者團契都取名「迦勒」。迦勒也是十二探子之一,他八十五歲時,仍說自己跟四十歲時一樣。他挑戰最難攻打的地方,要得著山地;不是從山上向下進攻,而是攻上山去,是加倍困難的。

士師

士師記記載多場戰役,藉此指示我們有屬靈的爭戰,也顯出士師們有強壯的體魄。一眾士師不但心靈強健,身體也十分強壯健康。

「以笏打了一把兩刃的劍,長一肘,帶在右腿上衣服裡面。他將禮物獻給摩押王伊磯倫(原來伊磯倫極其肥胖)……。以笏便伸左手,從右腿上拔出劍來,刺入王的肚腹,連劍把都刺進去了。劍被肥肉夾住,他沒有從王的肚腹拔出來,且穿通了後身。」(士三16-17, 21-22)

以笏一劍刺入王的肚腹,連劍把都刺進去了;那王極其肥胖,頂著「大肚腩」,以笏卻連劍把也刺進他肚裡,可見他的力氣有多大!

「以笏之後,有亞拿的兒子珊迦,他用趕牛的棍子打死六百非利士人。 」(士三31)

珊迦用趕牛棍,就打死六百個敵人。當然,他們都有神的幫助,但無可否認,他們的身體也相當強壯,而且他們的健壯不是「肉感」,而是身手敏捷,行動迅速。

巴拉、耶弗他、基甸等士師,心靈強健,身體也強壯。他們帶兵打仗,拯救國家,可謂「靈武全才」。今天,我們不單要心靈好,身體也要配合,才能為主作更多事。

參孫更不在話下。雖說是神加給他力量,把整個城門抬到山上去,但他本身也相當強壯。他曾用驢腮骨殺掉一千人,死時兩手抱住柱子傾覆房子,與敵同亡。

大衛與勇士

大衛動靜皆宜,文武雙全;他是戰士,也是詩人。大衛心寧安靜,能寫下很長的詩篇,也用長時間親近神,但他的體力也很驚人,若他一向缺乏操練,怎可能有這樣的體魄呢?

大衛的勇士之中,有些心靈是好的。他們真的可以打虎(比武松更厲害),有些面貌像獅子,而非像「病貓」!

我們不應只是「武將」或只是「秀才」,若大家在辦公室工作,更要多走動。相反,若大家經常活動,就當學習看書,安靜下來。既然兩面皆好,為何只取一面呢?我們要取得平衡,若說話太多,就當安靜下來;若太沉默,就當多點開口。我是將眾多好處集於一身,我歡喜寧靜,享受獨個兒跑步,我可以禱告敬拜和寫詩,鬆弛自己。

以利亞

「霎時間,天因風雲黑暗,降下大雨。亞哈就坐車往耶斯列去了。耶和華的靈降在以利亞身上,他就束上腰,奔在亞哈前頭,直到耶斯列的城門。」(王上十八45-46)

以利亞是「馬拉松」好手。亞哈是當時以色列國的君王,他的車必定不會殘舊;從迦密山到耶斯列約六十四公里。然而,以利亞竟能走在車的前頭,可以想像他的速度多麼快(他不是在緩步跑);他的體能和勁力殊不簡單。

「以利亞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到了猶大的別是巴,將僕人留在那裡,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就坐在那裡求死,說:『耶和華啊,罷了!求祢取我的性命,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他就躺在羅騰樹下,睡著了。有一個天使拍他,說:『起來吃吧!』他觀看,見頭旁有一瓶水與炭火燒的餅,他就吃了喝了,仍然躺下。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王上十九3-8)

以利亞後來因為懼怕死亡,於是逃到別是巴,那兒位於以色列南部。他心情低落,也覺得絕望,所以向神求死。然而,神很溫柔,不但關注他的心靈,也關心他的身體。

以利亞確實走了很遠的路,從別是巴到何烈山,應該超過三百二十公里。他單單吃了一點餅,就能走這麼遠的路程,可見他體內的儲備相當充足。

尼希米

「修造城牆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尼四17)

尼希米等人的體能相當好,能夠一手拿武器,一手作工。他在許多壓力下建造城牆,身體必然十分健壯。

但以理

「到古列王元年,但以理還在。」(但一21)

但以理很長壽,幾代的君王都死了,他仍健在。他雖然年老,但仍產生極大影響力。他六十多歲時仍看見異象;他被扔在獅子坑時,已超過八十歲。

「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 。」(但一8)

他年青時立志不以王膳玷污自己,除了有信仰上的原因,也可能包括他要吃得健康。

約拿

「耶和華安排一條大魚吞了約拿,他在魚腹中三日三夜。」(拿一17)

約拿在魚腹中三日三夜,一點也不簡單,除了蒙神保守,也反映他的身體相當強壯。試想想,坐三日三夜公車也不簡單,何況在密封的魚腹裡?大魚將他吐出來後,他的身體理應很虛弱,但他仍能從約帕走到尼尼微城,之後還在城內走了一天(拿三4)

施浸約翰

「這約翰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吃的是蝗蟲、野蜜。」(太三4)

「那孩子(施浸約翰)漸漸長大,心靈強健,住在曠野……」(路一80)

施浸約翰吃蝗蟲野蜜,穿駱駝毛衣,住在曠野,身體相當好。他的心靈也很強健,長時間活在神面前。

門徒

門徒的體魄也很好,他們常跟主上山,且要走遠路。主復活後,他們要從耶路撒冷走路(不是坐車)往加利利山。

約翰福音二十一章記載,門徒整晚打魚,一無所獲。然而,主沒有叫他們先回家休息休息,還跟彼得談心,約翰也跟著他們。由此可見,他們雖然整夜未眠,也不是疲憊不堪。他們的身體並不孱弱,而是強壯有勁。換了我們,莫說要打魚,即使什麼都不用做,單是一晚不睡,可能也熬不住了。

門徒的學識雖然不高,但他們願意聽從神的話。他們不會胡亂吃東西,例如彼得見異象時說:「主啊,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潔淨的物,我從來沒有吃過。」(徒十14)

我們能否想像,主耶穌和門徒有「大肚腩」四處行走?現在,有些長老(其實不但是長老)也是長「腩」。

使徒約翰

約翰寫啟示錄時,已經九十多歲;我們就是要將啟示錄手抄一次也不輕鬆,何況那時還沒有發明原子筆,所用的蒲草紙也不及現在的紙那麼輕便。約翰的身體如果衰敗不堪,又怎樣寫啟示錄呢?從約翰晚年寫的書信(他不是寫一張書簽),可見他的身體應該很健康。

腓利

「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個埃提阿伯人,是個有大權的太監 ,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現在回來,在車上坐著,念先知以賽亞的書。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裡,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 。」(徒八27-30)

腓利向車上的太監傳福音,太監所坐的車應該駛得不太慢,但腓利竟然能夠「貼近那車走」(徒八29)。腓利是一位屬靈的人,但別以為屬靈的人就不能跑。他不單能追上和貼近車子走,還能聽見太監在讀聖經,絕不簡單。

保羅

保羅的第一次旅程,是到達居比路(徒十三4),從東到西橫越該島,「經過全島」(徒十三6),可以想像他走了多遠的路。他跟隨主的腳蹤,走遍各城各鄉。

有一次,他經過亞述,就叫弟兄先走,他預備自己走路。我估計他想安靜,而且那個地方的環境應該很好,他最少應該要走四十八公里路。

身體有突破

這些成就神心意和扭轉時代的人,身體都相當健康。當然,那時沒有污染,而且他們都是吃「有機食物」,但他們必定也注意飲食,操練身體。

心靈固然重要,但我們若將自己的身體狀態與過往神大用的人相比,便會發覺大有分別。我現在仍不滿足,我知道自己的身體仍不是最好,因為膽石、消化方面仍有影響;而過往累積下來的毒素,仍未完全排清,我知道自己可以更好。此外,我們要加強鍛鍊身體。如果你的身體現在很好,不要因此滿足,要更進一步,盼望你自己的身體更好;如果你的身體不好,就更需要改進。

按聖經記載,神用的人都是身體壯健。我這樣說,並非要你內疚,或覺得自己沒用,而是要你體會我們每個都有盼望。我們活在一個「病的世界」,我們應該發出一種「身體健康」的光輝,並且幫助別人。如果我們的身體不好,就較難幫助其他人;自己的身體差,也較難要求別人身體好。如果我們愛弟兄姊妹,想弟兄姊妹的身體好,就先要改善自己的健康。這不是單顧自己,而是為著能做更多事情和幫助弟兄姊妹。

我們日常接觸的人,身體往往都不夠好。我盼望大家身體健壯,靈魂興盛,否則容易情緒低落,或因過分疲倦只想睡覺,覺得自己毫無魄力和幹勁,沒精打采,什麼事也不想做。

身體有突破非常重要。有很多人覺得身體不夠好,有些甚至不知道自己身體不在狀態,但這些事大大影響我們。聖經中,那些扭轉時代、被神大用的人,身體何其健壯!這不是說,有病的人就沒有希望,但身體狀態實在可以扭轉。

以我這樣的年紀,也可以改變。許多弟兄姊妹仍然年青,必定可以扭轉。我們是可以身體健康的,因為天父愛我們,祂最了解我們的身體需要,祂的創造已足夠我們維持健康,只是我們有時被錯誤觀念蒙蔽了。我們是可以扭轉的,但需要回到聖經的方法,只在乎我們是否願意遵行。現在的研究那麼高深,但結論其實就是聖經所說的。

(余光昭,《你可以更健康》──轉移時代之人的體質,第7至17頁,全文未經講者審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