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選錄:《現在的事和將來必成的事》七教會的預言性質(2)

啟示錄七教會的預言性質

「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啟一3)

啟示錄這卷書大部份都具預言性質,就如這裡說「念這書上預言的」,而二至三章也佔了相當篇幅,是說到教會方面,非常重要。這七處教會具預言性質,但不是預 言,也不能說是預表,我也不是隨便這樣說。往後我再解釋這方面,其實我自己也曾有不少問題,但主教導我,使我明白。啟示錄這卷書有預言性質,二至三章中所說的七處教會的情況真是一個接著一個,與教會歷史對照,這一點完全不奇怪。寫啟示錄時,有些時代還未到,但主已預先說了。

這裡特別提到「遵守」,這是啟示錄二至三章經常出現的詞語。若我們清楚知道七處教會代表七個時代,會更幫助我們遵守主的道;而且看到教會歷史,就會更重視神在當時的作為,例如神在非拉鐵非教會時代特別的作為,這會協助我們跟著這條路走。

一、啟示錄之分段

關於啟示錄的分段,剛才已經看過,就是要把「所看見的」,就是關於榮耀的主,而「現在的事」(the things that are)是現在時態。

「此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我初次聽見好像吹號的聲音,對我說:『你上到這裡來,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啟四1)

這裡說「此後」(after these things)和「以後必成的事」(things which must take place after this);簡單來說,就是將啟示錄二至三章之後的事指示出來,英文聖經更清楚表達這意思。若對照第一章所說「將來必成的事」,就知道說的是同一件事情, 所以第四章之後要指示的與第一章說的「將來必成的事」相同,原文和英文聖經在這點上更清楚,these things根本就是二至三章所說的事。

七處教會都是「現在的事」,一直到主回來才完結。這不是說當時七處教會沒有了,其實一直都是「現在的事」,我們仍然身處老底嘉教會時代,還未完結,一直到主回來。七處教會絕對是說到從聖靈降臨,直至主回來的整個教會歷史,接著就是第四章所說的事情。這是主給啟示錄的分段,一定不會錯,所以七處教會不單是指到當時的教會,而是一直到主回來前夕都存在,是整個教會的歷史,中間不會有一點空隙。

二、舊約進程的對照

神寫舊約聖經,實在很奇妙,不單對舊約聖徒有幫助,也使教會得著幫助,甚至可以借鏡,因為當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正如保羅也說古時的事可以作我們的鑑戒 (參林前十6)。以色列人很多經歷,可以與我們對照,例如我們應該進入迦南豐富之地,而埃及就如這個世界,以色列人靠著羔羊的血出埃及,說出我們靠著主的寶血得救,但不要像以色列人逗留在曠野,兜兜轉轉。

其實舊約中還有很多地方可以跟教會的經歷對照,例如以斯拉和尼希米重建聖殿和城牆,與教會的恢復很相似。有些人說教會「被擄至巴比倫」,就是代表羅馬教的時候。神非常重視教會,教會是祂心意的核心,神實在充滿智慧,祂把這些歷史記錄下來,讓教會也得著幫助。舊約聖經不單有預言、預表,還有舊約聖徒和整個以色列民族的經歷,都可以作為我們的借鏡和鑑戒,實在很有幫助,與我們也有密切的關係。舊約聖經經常提到打仗,今天我們也有屬靈爭戰,舊約聖經所說的,我們也用得著。

當我們看這七處教會,就可以知道當中所說的與舊約的進程對應著。當然我不是單靠這一點證明有七個教會時代,但是教會七個時代是按著一個進程發展下去。

啟示錄說的第一處教會──以弗所教會,主說他們失去了起初的愛心,所以應回想從哪裡墜落,而創世記也提到人墮落。此外,主特別在給以弗所教會的信中提到生命樹,得勝的,主必將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這就與創世記的階段彼此對照。

當說到別迦摩教會,主提到「巴蘭的教訓」,又提到「隱藏的嗎哪」;以色列出埃及進到曠野時,也曾經歷神賜給他們嗎哪,這裡已經不再是創世記了,而是出埃及記和民數記。

到了推雅推喇教會,就提到那「自稱先知的婦人耶洗別」,這裡可以對照列王紀,時間上又再推後一點;推雅推喇教會也像以色列人被擄至巴比倫,因為那時的教會腐敗墮落。

撒狄教會的恢復,就與以斯拉記有關連,而非拉鐵非教會就好像尼希米重建城牆,老底嘉教會就與瑪拉基書相似,瑪拉基書所說的根本就是以色列人的「老底嘉情況」。

由此可見,確實有一個進程。神有時候會給一些暗示,幫助人更了解。當然,我不是單憑這一點來證明有一個進程,但是我盼望能夠讓大家看到,可以作為參照。

三、「七」的意義

聖經經常提到「七」這個數字,在啟示錄尤其多,這數目有「完整」的意思,所以七個教會就是代表著整個教會時代的歷史。

四、表象的書

啟示錄是一卷表象的書,七處教會表明了教會七個時代的情況。

五、所在地名的意思

這一點是非常強的證明,教會所在地的名稱,完全貼切整個教會的歷史,例如以弗所的意思是「可喜愛的」、「放鬆」;士每拿是「沒藥」,表明受苦、受逼迫。地名與每處教會的情況與整個教會歷史非常吻合。

六、揀選這七處教會和他們的次序

這又是一個很強的原因。當時有很多地方都有教會,並不再是最初期的時候,亞西亞這七處教會的人數不多,若不是約翰寫下來,或許我們今日全不知道。保羅在各處建立教會,有些人數眾多、較強大,如腓立比教會,然而啟示錄二至三章並沒有提到他們;哥林多教會人數不少,但約翰也沒有提到他們。按人看,或許其他教會更強,這七處教會中,有些是比較細小,也不是重要據點,為何要特別選擇這七處教會?若不是有特別原因,根本想不出其他理由。

聖經確實是神的話,只有主才能夠看清楚這七處教會最能表明整個教會歷史中各種教會情況的縮影,以及基督徒的心境和狀態。揀選這七處教會,確實是有特別原因,若只是為了當時的情況,約翰也可以寫信給別的教會,他為何這麼「偏心」,只寫給這七處?很明顯,不是單單為了當時的情況。

除了這七個教會的名字,他們的次序含義相當重要,次序若轉變了,就沒法與整個教會歷史吻合,這一切絕對不可能是巧合,若按條件選擇,再與教會歷史對照,實在令人讚嘆,無可反駁。雖然我只是跟大家看了一部分,但已經非常清楚,實在跟整個的教會歷史很配合。

(待續)

本書更多資料,可參考書籍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