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選錄:《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踏定深深經歷神的道路》大衞的帳幕──神重要的心意(2)

在約櫃前事奉
首先要注意,大衛的帳幕是在律法時代,十分特別,是人難以想像的。當時,摩西的會幕明顯是神的心意,約櫃放在至聖所裡,全世界只有一個人——大祭司,每年只有一次,在贖罪日那天,帶著血進到至聖所事奉。其他祭司不可以進去,利未人也不可以進去,外邦人更不用說了。但是,大衛的帳幕裡只有約櫃。舊約聖經描寫大祭司進到至聖所裡事奉時,有沒有提及「在約櫃前」呢?你可以找找。當然,他們是在約櫃前事奉,但是在摩西五經,沒有提及這句話。可是,寫到大衛的帳幕時,聖經中一次次提到他們「在約櫃前」事奉和敬拜。而且,進去的人,包括了外邦人,不是很驚人嗎?

「眾人將神的約櫃請進去,安放在大衛所搭的帳幕裡,就在神面前獻燔祭和平安祭……大衛派幾個利未人在耶和華的約櫃前事奉,頌揚,稱謝,讚美耶和華以色列的神。」(代上十六1, 4)

這次以後,他們再沒有獻祭,卻有其他事奉。他們是利未人,聖經沒有說他們是祭司,更不是大祭司,卻在約櫃前事奉。

音樂事奉

「為首的是亞薩,其次是撒迦利雅、雅薛、示米拉末、耶歇、瑪他提雅、以利押、比拿雅、俄別以東、耶利,鼓瑟彈琴;惟有亞薩敲鈸,大發響聲;祭司比拿雅和雅哈悉常在神的約櫃前吹號。」(代上十六5-6)

有記下作者名字的詩篇中,大衛佔最多,其次是亞薩。這裡說到有祭司在神的約櫃前吹號,「惟有亞薩敲鈸」,而不是每個都敲鈸。聖經沒有對這句話詳加解釋,我只分享自己的感受:音樂事奉,很重視心靈,而不是單單彈奏樂器;我們要彈奏得好,但也必須認識神。一起敬拜時,要懂得分辨樂器該在什麼時候發聲,什麼時候靜默,尤其是像鈸這種樂器。若有些弟兄姊妹不大懂得分辨,在不合適的時候使用那些樂器,反而影響了我們的集中程度。

現代樂器,尤其是一些敲擊樂器,要格外小心處理。有時,連拍掌都要謹慎,例如有些弟兄姊妹在唱主釘十架的詩歌時拍掌,可能是沒有想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拍掌當然可以,例如唱到主說「成了」,但如果是唱關於主受苦的詩歌,拍掌就不合宜了。有些情況,不能隨便拍掌。在非洲,很多民族會打鼓,他們奏樂器時,多數跟拜偶像有關,那種演奏會影響整個人,甚至令人失控。敲擊樂器,要使用得宜。亞薩可能運用這種樂器比較熟練,但重要是運用得宜,否則會有反效果。

俄別以東

俄別以東是外邦人,而且是迦特人,即非利士人。歷代志上第十六章4節說「大衛派幾個利未人在耶和華的約櫃前事奉」,也就是說,他也是利未人。

俄別以東是迦特人,但竟然可以屬於利未支派。從歷代志上第廿六章,可以看見神真的很賜福給俄別以東。他不單兒孫眾多,而且他們都很厲害,「……因為神賜福與俄別以東。他的兒子示瑪雅有幾個兒子,都是大能的壯士,掌管父親的家。」(代上廿六5-6)之後還形容他們是善於辦事的壯士。

歷代志上第廿六章8節說「俄別以東的子孫共六十二人」,第十六章38節則說「俄別以東和他的弟兄六十八人」。有些人以為聖經弄錯了,但你留心看,「弟兄六十八人」和「子孫共六十二人」是有分別的,當中可能有些巧妙的內情,我們並不知道。後來,主開我的心靈眼睛,使我更明白這些聖經。

「這些人都是守門的班長,與他們的弟兄一同在耶和華殿裡按班供職。他們無論大小,都按著宗族掣籤分守各門……俄別以東守南門,他的兒子守庫房。」(代上廿六12-13, 15)

「俄別以東」這名字在聖經上出現多次,約櫃曾放在他家裡三個月,這是難以想像的。聖經也記載了另外一個俄別以東,他是耶杜頓的兒子。「俄別以東」的意思是「以東之僕」(servant of Edom),猶太人不會為兒子起這個名字,因為以東是以色列的敵人。代入中國人來說,豈不是與起名叫「漢奸」差不多?聖經中,自從有了迦特人俄別以東之後,才有猶太人起這名字。我認為原因是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影響力實在太大。屬靈方面,他帶來很大衝擊力,令人羨慕,甚至影響了耶杜頓,為自己的兒子取了同樣的名字。我不敢百分之百確定情況是這樣,但要以色列人給兒子取「俄別以東」這名字,實在難以想像。加上那時候,猶太人很輕看外邦人,怎肯為兒子取這個名字呢?就如一個憂國憂民的中國人,怎可能稱自己的兒子為「日本僕人」呢?除了耶杜頓的兒子,後來還有一個俄別以東,在神的殿裡看守(參代下廿五24)。

俄別以東甚至可能影響了大衛。大衛知道神的約櫃在俄別以東家裡三個月,而神賜福給俄別以東,這可能令大衛沒有那麼害怕,鼓勵了他的信心,因為俄別以東身為外邦人,而神的約櫃竟可放在他的家裡,可以說,這個外邦人的家幾乎等於至聖所。大衛想到這裡,應該有更勇敢的信心。他看見神的旨意,才能有信心走上。大衛不是利未人,他屬猶大支派,雖然是一國之君,但也沒有資格隨便獻祭,如果胡來,一樣會受罰,就像烏西亞,想要燒香,立刻長了大痲瘋;掃羅王三次獻祭,受到責備。

大衛把約櫃放在俄別以東家裡,不是隨便決定的,因為大衛很看重神的心意。俄別以東必定是個認識神的人,而且他的心靈也有相當深度。全國有這麼多人,大衛特派俄別以東在約櫃前事奉。他們人數不多,俄別以東是其中一員。這群人可以說是個核心小組,特別認識神。其實在帳幕裡事奉的不止他們,還有很多人參加聚會,但聖經特別提及他們,因為他們是一群核心人物,他們的心靈可以幫助其他人;他們讚美神、榮耀神、使人認識神。

為什麼歷代志上第十六章38節說「六十八人」,第廿六章8節則說「六十二人」呢?主讓我看見,第廿六章12節說「這些人都是守門的班長」,所以可能有六個人不是班長,只是守門的人。當然,實際是怎樣,我們還不能確定,但是聖經肯定不會錯。

(待續)

本書更多資料,可參考書籍推介